本词条部分或全部内容来自Riordon WikiCamp Jupiter词条。本维基基于授权分享其内容。

朱庇特营
Camp Jupiter
地理
类型 营地
地理位置 美国 加利福尼亚州 旧金山
成员 神祇
混血半神
传说生物
描述 罗马混血半神训练基地
概要
别名 罗马营(读者称呼)
别译 朱彼特營(台译)
涉及书目 失落的英雄(提到)
海神之子
雅典娜之印
Aut vincere aut mori. 征服或是死亡。

鲁帕, 论朱庇特营精神

朱庇特营Camp Juiter),特别设计以保护与训练罗马神祇的子女及其后裔,其入口设于一仍在使用的隧道内,邻近旧金山境内奥克兰丘的卡尔德科特主隧道。现任执政官为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弗兰克·张

历史沿革

远久以前,在特洛伊城陷落后,维纳斯之子埃涅阿斯带领特洛伊人流亡至意大利,创立最终成为罗马的新文明。他们的文化变得更注重纪律、好战而崇尚军国主义,最终被天神所接受。从此,罗马培养混血人的方法与希腊有异,而罗马混血人与希腊混血人之间的较劲几千年以来不断。这些战争也反映在1860年代的凡人内战(南北战争)中,由于死亡人数太过巨大,众神决定把两边的孩子们完全分离,并编织出厚厚的迷雾,让这两个团体完全忘了对方,确保这形势将持续下去,以避免进一步的流血冲突。

另一个与罗马建国相关的故事,是罗慕卢斯和瑞摩斯的传说。他们是瑞亚・西尔维亚的儿子,国王制定法令想要他们死。瑞雅因而把两个男婴放入台伯河,他们顺流而下,搁浅在母狼鲁帕的巢穴,鲁帕训练两个男孩成为杰出的战士。罗慕穆斯与瑞摩斯身为玛尔斯之子的身份,也被世人所铭记。

他们决定打造一方安全的新天地,远远避开可怕的国王。之后,此地冠以罗穆卢斯之名,称作“罗马”。在一次关于设置边界的冲突中,瑞摩斯被愤怒的罗慕穆斯杀死。

喀戎 、鲁帕 与大多数知道此营地的存在,对冥河发誓永不提起,甚至在赫拉/朱诺违反了协定,将伊阿宋・格雷斯 交换到希腊阵营,而波西・杰克逊被带到罗马人的地盘时,喀戎仍然希望维持这个承诺。喀戎打破誓言的唯一理由,是因为由屋长们组成的战事委员会的成员们迫使他交代这段往事。

根据伊阿宋所说,朱庇特的营员们要来得更有纪律,正经、好战一如他们的神。鲁帕是位严酷的教练,她只尊重强者。此外,营员的组成不只有混血半神,还包括遗族。

在波西·杰克逊系列中的出现

最终之神

虽然朱庇特营的存在直到《最终之神》都不被人所知,但当希腊营员在曼哈顿入侵战中战斗的同时,罗马营员围攻并打下泰坦的俄特律斯山(北美加利福尼亚州马林县塔马尔帕斯山)。根据伊阿宋・格雷斯的记忆,他们爬上山峰并与成群的蛇型怪兽作战。伊阿宋亲自打败了泰坦克利俄斯,并推倒了克洛诺斯的黑色宝座。在针对奥林匹斯的攻击失败后,希腊营员被告知奥蒂尔斯峰上的宫殿倒塌,此次破坏是由于克洛诺斯遭到摧毁。事实上,罗马军团摧毁了它,并认为是他们击碎克洛诺斯的宫殿与基地的行动,导致他的消失。

在奥林匹斯英雄系列中的出现

失落的英雄

在喀戎隐晦告诉混血营“希腊人与罗马人在一场战争后,被分开而至两个不同营地”(反映了凡人世界的美国南北内战1861-1865)后,混血营重新发现朱庇特营的存在。波西与伊阿宋,希腊与罗马营地的公认领袖,在赫拉的旨意下被交换了。

  朱庇特营被评论为是个比混血营更为严厉,弱者没有生存空间的地方。所有罗马营员穿着朴素的紫色T恤,可以赢取类似伊阿宋·格雷斯身上的纹身——一系列条码般的直线,以辨视他们的服役年数;SPQR,为“元老院及罗马人民”(Senatus Populusque Romanus)的缩写;以及该名营员神祇父母(或祖先!)的象征符号。

海神之子

  当波西第一次来到朱庇特营,他打败蛇发女妖戈尔工,并遇见了混血半神蕾娜 、黑兹尔·列维斯科 、弗兰克・张 。在波西、黑兹尔、弗兰克完成任务后,他们发现朱庇特正处波吕波忒斯 军队——盖娅之子与海神尼普顿之克星——的炮火围城下,于是骑着阿里翁 迅速赶回,与怪物大军交战并最终帮助罗马人赢得战斗,波西在忒耳弥努斯 的帮助下打败波吕波忒斯。其余营员将波西抛上天空,并选举他为新的执政官以取代失踪的伊阿宋・格雷斯。当波西接到一段影片讯息,描述混血营员即将乘坐战船于几小时内和平来访,罗马军团却被告知为希腊营员的侵略全员戒备。尽管屋大维非常不赞同,但在波西展现出绝对信心与瑞娜的允许下,朱庇特营让阿尔戈二号和平进入营地。

雅典娜之印

  阿尔戈二号停泊在朱庇特营地,要接走波西黑兹尔弗兰克。七子与罗马人在午餐餐叙上,共同讨论大预言与大预言中的七子。当伊阿宋回归,屋大维提到这样一来罗马将有三位执政官,而非限制上限的两人。波西表示他们将延后讨论此问题,并,如果有需要,他会放下权位并让伊阿宋继续拥有此头衔。波西还提到,在场的众人位阶都超过屋大维并要求其闭嘴。另一方面,屋大维十分愤怒于波西对他的态度,以及波西如此轻视执政官头衔,

  餐叙间,当艾拉看到安娜贝丝时,她背出了一则完整的预言,关于智慧女神的一名子女。在波西摆出几秒恐慌脸后,安娜贝丝很快地让屋大维 开始怀疑起此预言是否为真,没多久,全营都相信了那不过是她从某本图书馆的书上读来的。

  午餐后,蕾娜和安娜贝丝・蔡斯在新罗马城内有场谈话,蕾娜解释罗马与希腊神祇间的不同处,以及双方仇恨彼此。不久,雷奥被疯狂的幻影幽灵附身,用舰炮轰击新罗马城,因此罗马人开始攻击七子,七子只好匆匆登上阿尔戈二号。

  在阿尔戈二号从朱庇特营上空飞走后,屋大维纠集气到抓狂的各分队组成战斗远征队,他领导营地踏上行军之路追猎七子,追逐他们穿过整个国家,在地中海边失去阿尔戈二号的踪迹。仍然想要希腊人付出鲜血,屋大维转移朱庇特营的注意力到混血营上,建立进军基地,并开始规划可能的入侵途径。

决战冥王圣殿

  伊阿宋‧格雷斯放弃他的执政官身份,并在冥王圣殿中给予弗兰克‧张执政官的战场指挥权。

奥林匹斯之血

  蕾娜提到当军团出兵时,朱庇特营仍被鲁帕与她的狼群严密看守着。

已知营员

  罗马半神在某个特定年龄,会由他们的父母送到索诺马被称作“狼殿”的建筑,在那里接受母狼神鲁帕的评断,若她评价他们是值得抚养的,她便会带他们到朱庇特营去,就可以烙上他们神祇父母的印记以及“S.P.Q.R”的缩写。

营员们在营地每待一年,在他们的纹身下会额外加上一竖,近似于希腊混血营的混血者每年所拿到新串在项链上的纪念珠子。

伊阿宋·格雷斯 ,朱庇特之子(被朱诺送往混血营)

波西·杰克逊 ,波塞冬之子(被赫拉送往朱庇特营)

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 ,柏洛娜之女

黑兹尔·列维斯科 ,普路托之女

弗兰克·张 ,波塞冬的遗族,玛尔斯之子

达科塔巴克斯之子

麦克·卡哈勒,维纳斯之子

莱拉,刻瑞斯之女

汉克

雅各布

拉里

博比

内森

马库斯

格温德琳(曾经)

屋大维,阿波罗遗族(已故)

布赖斯·劳伦斯,奥迦斯遗族 (被驱逐而后回归军团,已故)

沈伦,波塞冬遗族(已故)

迈克尔·瓦若斯,雅努斯之子(已故)

▪ 无名的墨丘利之子,在玛·加斯克特于《最终之神》里提到(已故)

罗马神祇

罗马人认为他们的神与希腊人有所不同,以下是他们的神祇名单:

▪ 朱庇特(宙斯

▪ 朱诺(赫拉

▪ 尼普顿(波塞冬

▪ 密涅瓦(雅典娜

▪ 玛尔斯(阿瑞斯

▪ 维纳斯(阿芙洛狄忒

▪ 阿波罗(阿波罗

▪ 狄安娜(阿耳忒弥斯

▪ 伏尔甘(赫菲斯托斯

▪ 维斯塔(赫斯提亚

▪ 墨丘利(赫尔墨斯

▪ 刻瑞斯(得墨忒耳

▪ 埃斯库拉庇乌斯(阿斯克勒庇厄斯)

▪ 阿奎仑(波瑞阿斯

▪ 巴克斯狄奥尼索斯

▪ 柏洛娜(厄倪俄)

▪ 丘比特(厄洛斯)

▪ 福尔图娜提喀

▪ 海格力斯(赫拉克勒斯

▪ 朱文塔斯(赫柏

▪ 莱塔斯 (塔纳托斯

▪ 因维狄亚 (涅墨西斯

▪ 欧普斯 (瑞亚

▪ 普路托(哈迪斯

▪ 普罗塞尔皮娜(珀耳塞福涅

▪ 萨图恩(克洛诺斯

▪ 索姆尼亚 (摩耳普斯

▪ 索莫纳斯 (许普诺斯

▪ 特拉 (盖亚

▪ 特里维亚 (赫卡忒

▪ 维多利亚 (尼刻

▪ 弗洛拉 (克洛莉斯)

▪ 赫尔西莉娅(没有希腊对应,罗慕路斯之妻)

雅努斯(没有希腊对应)

波莫娜(没有希腊对应)

▪ 忒耳弥努斯 (没有希腊对应)

社会结构

朱庇特营的社会结构非常完整,包括了执政官、前执政官、分队、百夫长、议员、以及举证期新兵。

执政官

现任执政官蕾娜·拉米瑞兹-阿维拉诺
© Eva Ling

执政官是朱庇特营的公认领导者,此职位人数上限为两名,尽管这条规定已经被打破了两次。

现任执政官

前任执政官

步兵队

类似混血营的小屋,朱庇特营将营员分类安置在分队之中。共有五个分队,每个分队有四个营房,各十个铺位。第一与第二分队最受敬重,而第五分队被认为是最缺乏荣誉的。依循传统,新兵将以家庭推荐信在分队中换取一席之地,但一名百夫长的首肯同样可行。不同步兵队有自己不同的代表动物:鹰、熊、狼、马和一只看上去很像仓鼠的动物,目前已知第四步兵队的代表动物是狼。每队步兵队的营房门口挂有旗帜,旗帜上绘有代表他们步兵队编号的罗马数字和代表动物。

第一步兵队

被称作朱庇特营的荣耀,第一分队得以收编推荐信中最杰出的营员。

第二步兵队

如同第一步兵队,第二步兵队慎重挑选推荐信中杰出的新兵,尽管他们可能不像第一步兵队那么受尊敬。

第三步兵队

第三步兵队除了能力普遍在标准值上外,其余资讯鲜为人知。

第四步兵队

普遍对第四步兵队少得可悲的印象是:第五分步兵队往上爬的踏脚石。他们的队徽是狼。

第五步兵队

  推荐信评比上最差,或没有推荐信的新兵将会加入第五步兵队。第五步兵队曾经是最受尊敬的步兵队,直到他们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丢失了鹰徽。伊阿宋 当上执政官后,荣誉回归第五步兵队,直到他转投阵营。幸运地,第五步兵队被波西 、黑兹尔 、跟弗兰克带回鹰徽的行动所拯救。

百夫长

  百夫长,等同于混血营的屋长,是步兵队的领导者。他们在参议院以参议员的身份出席,每个分队拥有两名百夫长。

已知百夫长

  • 麦克・卡哈勒 (第一分队百夫长)
  • 屋大维 (第一分队前任百夫长)
  • 拉里(第二分队百夫长)
  • 汉克 (第三分队百夫长)
  • 莱拉 (第四分队百夫长)
  • 达科塔 (第五分队百夫长)
  • 黑兹尔・列维斯科 (第五分队百夫长)
  • 伊阿宋・格雷斯 (第五分队前任百夫长)
  • 格温德琳 (第五分队前任百夫长)
  • 弗兰克・张 (第五分队前任百夫长)
  • 马库斯 (分队未知)
  • 内森 (分队未知)

议员

十位议员由年度选举选出,要符合选举资格,必须在营地服役五年以上。议员们就营地现有的问题进行讨论,成员包括百夫长与执政官。唯一一名并非百夫长或执政官的参议员为尼克·德·安吉洛,以普路托大使的头衔参与会议。

举证期新兵

“举证期”指的是那些尚未证明自己的营员们,他们必须服役一年,或用勇敢的行为证明自己已完全准备好成为军团的一员。

遗族

混血半神之间或与凡人所生的后裔,尽管他们仍未有官方的正式称呼,这些遗族是已经通过举证期的正式成员。

医疗官

医疗官会协助治疗军团伤患,他们用神食、神饮,以及独角兽角掉下的粉末制药,他们在屋大维试图杀死格温德琳后试图帮助她。

名胜景点

朱庇特营地图
翻译&修图&嵌字:_雲裡霧裡

玛尔斯赛场

玛尔斯赛场是营员进行战争演习、行军演习、和偶发性狩猎怪物之处。每场军事演习中,工程师会都建立新的堡垒,让他们永远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两场相同的挑战上。这片野地中有许多壕沟和隐藏的隧道。

新罗马城

退伍的罗马军团成员在此居住、上大学、结婚并开始一段新生活。这里有许多不同的商店,以及热闹的夜生活,广场、体育馆、元老院议事厅和大圆形竞技场也都落脚在新罗马城。在新罗马的南端静躺着中央湖泊,它直接连通到小台伯河。

神殿山

所有献给罗马神祇的神庙都座落于神殿山,最重要的几座为:柏洛娜神殿、玛尔斯·乌尔托神殿、朱庇特·奥普提莫斯·马克西姆斯神殿,另外还有献给尼普顿雅努斯等神祇的小型神殿。

巴克斯花园

位于新罗马一座小丘顶端的花园,或许是也或许不是专属于酒神巴克斯,无论如何,此处是蕾娜最喜欢的景点。

琐事

  • 朱庇特营比混血营要来得更为严厉与苛刻,此特点在罗马人入侵并征服希腊群岛后,被视作他们的特色精神。
  • 从古老的时代起,希腊人便热爱美丽温和的艺术,而罗马则以严格、纪律严明、好战等风格贯穿了整本书。然而,与真正罗马人不同的是,朱庇特营的营员,显然对希腊人抱持着更少的尊重态度。
  • 朱庇特营原本落脚于旧金山,以监视奥特里斯山上的泰坦据点,但在1906年地震发生后,营区便搬迁到湾区东侧。
  • 尽管伊阿宋在《失落的英雄》中,称呼自己为第一军团的执政官,但朱庇特营事实上是第十二军团。此举动的缘由随后被证实:就在他在被带去混血营之前,伊阿宋正在推动军团正名活动,想把军团的头衔改为第一军团
  • 与混血营不同,非半神半人仍然能成为军团的实际战力,只要他们拥有神祇的血脉,不管是多少代之后的后裔都没有关系。
  • 尽管第五步兵队总被认为是最糟的,他们仍然出了四位执政官:伊阿宋、波西、弗兰克、麦可・瓦若斯。
  • 朱庇特营位于西方,因为东方被认为是厄运之地。
  • 当混血营忙着防卫曼哈顿时,朱庇特营攻下了奥特里斯山,在彼此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合作了。
  • 黑兹尔曾指出,如果有必要,整个营地可以被推倒、搬迁、并在三到四天内重组回去,取决于营员的数量与他们的建筑技巧。
  • 朱庇特营的成员们应该要身穿紫色T恤(近似于橘色混血营T恤的版本),但在他们的官方图片里,没有任何一位穿过。
  • 尽管朱庇特营主要由罗马混血人与罗马混血人后裔所组成,他们仍被发现会允许希腊混血人后裔入营,如沈伦,波塞冬的遗族。
  • 与混血营不同,朱庇特营对农牧神的定义更近似于无家可归的小怪物,它们不被允许为营地工作,或环游世界招募混血半神。

相关条目

协助翻译:吧友@黛安娜的慶典

0.0
0人评价
avatar